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媒體看滁州

百萬畝青山標注的精神坐標

滁州市政府門戶網站www.ubbpgt.com.cn2019-10-08 09:43來源: 中國綠色時報作者: 吳兆喆 余遵本 鮑安平閱讀人次:
【字體:

閱讀提示:“北有賽罕壩,南有老嘉山”。安徽省滁州市老嘉山國有林場是與河北塞罕壩林場同時成立的原林業部直屬林場。雖然地理區位不同,但20世紀50年代,老嘉山林場乃至皖東所有林場同樣“水斷流而干涸,地無綠而荒涼”,林場干部職工同樣“戰荒原艱苦創業,斗苦寒奮發圖強”。歷經數十載不懈努力,今天的老嘉山,今天的皖東國有林場,春綻芬芳、夏呈陰涼、秋結碩果、冬有虬枝。    

這是一片茂密的杜仲林。雨后的早晨,空氣中有幾分濕潤,微風過處,從樹葉縫隙灑下的陽光在地面輕輕搖曳,寧靜中多了些許活潑。關道林說:“這片杜仲林栽植于1992年。杜仲與麻櫟、薄殼山核桃是滁州主打發展的‘三棵樹’,這片杜仲是全市采種基地,目前我們正著手把這兒打造成森林康養基地,成為林場新的經濟增長點。”

關道林是安徽省滁州市老嘉山國有林場老嘉山分場副場長。林場有1000畝杜仲林,我們所在的位置,是紅尼庵管護點,是林場待開發的核心景區。老嘉山國有林場始建于1953年,后與周邊其他林場合并建成林業部直屬老嘉山機械林場,與河北省塞罕壩機械林場“在同一張批文上”。2017年,滁州市國有林場改革時,老嘉山林場經整合后加掛了省級森林公園的牌子。目前,林場有林地面積15.5萬畝,活立木蓄積量67.82萬立方米,森林公園已由省級升格為國家級,公園內山色蒼翠、湖光旖旎。

幾天的深入采訪,我們了解到,包括老嘉山在內的國有林場建設,不僅僅是滁州國土綠化的主陣地,更是滁州生態文明建設的精神坐標。在歷史的峰回路轉中,艱苦創業的自強精神、科學務實的理想情懷、無私奉獻的價值取向,始終貫穿歲月,一脈相承,一代代以場為家、愛崗敬業的林場職工,用行動詮釋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價值底色。

再苦,也要把樹栽活

滁州位于安徽省東部,地跨長江、淮河兩大流域。自古就有“金陵鎖鑰、江淮保障”之稱,“形兼吳楚、氣越淮揚”之譽。北宋時,文學家歐陽修的《醉翁亭記》更令滁州聞名遐邇,“環滁皆山也。其西南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瑯琊也”。再到明朝,滁州作為明太祖朱元璋的家鄉,尤其顯赫……

進入20世紀,滁州卻因被日軍侵占,戰火連天,森林慘遭破壞。《滁州林業志》記載:1947年,滁縣地區(今滁州市)森林面積僅1.63萬畝,森林覆蓋率僅0.08%。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森林是陸地生態系統的主體和重要資源,是人類生存發展的重要生態保障。面對逐漸消失的森林,水土流失,風害頻繁,土地瘠薄,滁州人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生態危機。

“沒有林,我們自己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1953—1956年,滁縣專區(今滁州市)開始設立國營林場,滁州人扛起撅頭、背起樹苗向荒山挺進,他們有信心“替山河裝成錦繡,把國土繪成丹青”。

“老嘉山林場就是1953年建立的,抗戰時期擔任過游擊隊長的定遠縣人司運休是第一任場長。”82歲的老嘉山國有林場原場長邱述彬回憶。邱述彬于1959年9月7日到林場工作,當時,“一眼望去,都是荒山,盡是雜草,林場面積6萬畝,人工林卻不足2000畝,其中800多畝還是司場長帶人栽下的”。

“林場立地條件非常差,多是黃棕壤和石灰土,土層薄,肥力低,含石量高。”86歲的老嘉山國有林場原財務科科長程明輝回憶,當時栽樹“兩頭不見紅”。他解釋說,由于場部距造林點較遠,沒有任何交通工具,只能天沒亮就出發,太陽落山后再收工。遇到特殊情況趕不回來,就“借住在老鄉家,鋪上稻草就是床,或者干脆在山上搭簡易窩棚”。

劉文先的回憶同樣證明了當年造林的不易。劉文先已91歲高齡,是皇甫山國有林場退休職工。皇甫山林場建于1953年,20世紀50年代末,“秋季造林,40天要造林1萬畝,每人每天要打100個穴,每個穴的長寬高都在1米,全靠人力”。

餓了,就啃一口干饃;渴了,就喝一口山泉水。任憑烈日炙烤、寒風刺骨,所有林場干部職工始終堅守在造林第一線。短短幾年間,滁州市建成9個國有林場,總面積超過100萬畝。

造林艱苦,護林同樣不易。正當大家展望美好未來之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降臨。1960年農歷正月初五,由于當地農民開荒走火,火借風勢,風助火威,老嘉山林場過火面積達1萬余畝,其中3000余畝馬尾松6年生幼林化為灰燼。

面對災難,沒有人灰心,他們含著眼淚清理了死樹枯枝,栽上新的樹苗,從頭再來。程明輝回憶,“1961年,農歷正月初一,大家就上山栽樹了”。

1962年,老嘉山林場迎來了新的發展機會。當年10月,林業部整合老嘉山、管店和大橫山3個林場,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林業部安徽老嘉山機械林場”,是與河北塞罕壩林場同時成立的林業部直屬林場。老嘉山林場有了4臺拖拉機,6臺輕重耙,2輛汽車,開創了林業機械化的先河,極大地提高了造林工作效率,綠化面積開始逐年倍增。

用奮斗書寫青春華章

進入20世紀70年代,林場開始“抓革命,促生產”,除了造林、護林之外,還要從事農業生產,工業、副業齊頭并進。

盡管多業并舉,但職工收入依然較低,生活依然艱苦,“單身職工住通鋪,一間屋子10多個人,已婚職工才有一間10平方米的單獨的家”。

這一時期,老嘉山林場還接收了大批來自上海、合肥等地的知識青年。房子不夠住,大家就住在倉庫里、泥草房里,“夏天的時候,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外面雨停了,屋里還在滴水”。由于大部分青年來自城市,沒有干過農活,整地、刨穴手磨出了血泡,手臂腫得抬不起來,“但他們從不叫苦,只想著把黨交給的任務、領導交代的工作干好”。

趙敏是來自合肥的知青,1977年到管店林場工作。與她一起來的知青有20多人,在她的記憶中,當時“林場學校后面的馬尾松比人稍高一點,大橫山都是毛草地。春季造林,在山上一住就是一個多月,每天種松樹1200棵,晚上回來大家圍在一起聽評書《岳飛傳》,苦中有樂”。

像趙敏一樣,把青春獻給林場的職工還有許多。有些人“獻了青春獻子孫”,幾代人扎根在林場。

皇甫山林場職工高青旺一家四代接力植樹造林60載,家族里共有24人在林場工作。1957年,6歲的高青旺在爺爺奶奶的帶領下,和其他親人一道,舉家從肥東縣遷入皇甫山林場,一干就是60多年。

1995年,高青旺的大女兒高紅考上了滁州紡織廠。可是父親對她說,“別忘了爺爺的教導,咱們一家要把根留在皇甫山”。就這樣,本可進城的她成了全場唯一的女護林員。

2001年,高青旺的小兒子高峰被深圳一家公司錄用,剛上班月薪就超過了1000元。然而,硬是被父親頻繁的電話“拉”了回來。他說,“我想通了,我還是舍不得皇甫山”。回林場后,他做了一名防火隊員。

  高青旺常說,家就是山,山就是家,“皇甫山處處都有我們高家四代人的腳印”。高紅的表達比父親更直接,“林場如果需要的話,我想讓我的兒子做我們的接班人,做皇甫山的第五代林業人。”

2019年,高青旺被評為“2018心動安徽·最美人物”。滁州市委宣傳部號召全社會向他學習,稱贊他們一家人“把青春與汗水揮灑在連綿青山,將平凡與寂寞留給了幽幽山谷,讓堅韌與信仰根植于葳蕤山林,在皖東大地上矗起了一座永恒的綠色豐碑”。

劉文先的4個孩子也都全部留在了林場工作。他說,“林場養育了他們”。他希望,守得住清貧,耐得住寂寞的新時代林場人,可以帶動更多的工友們脫貧致富,過上好日子。

不是天賦異稟,而是百煉成鋼。一代代林場人艱苦創業,締造了皖東的綠水青山,滁州也因此被譽為“關內人工林基地第一家”。目前,全市國有林場面積135萬畝,占全省國有林場總面積的1/3,森林蓄積量526萬立方米。其中,老嘉山林場林地面積15.5萬畝,森林覆蓋率93.5%;皇甫山林場經營面積13.4萬畝,森林覆蓋率96.1%。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山綠了,水清了,滁州境內鳥獸和鳴、百花爭艷。然而,由于體制和機制等原因,20世紀90年代后期,一些林場逐漸陷入經濟困境,林場職工只能領到一半工資。截至2015年,因長期采伐導致林場資源過度消耗,職工們只能過著“吃了上頓找下頓”的日子。

此時,全國還有諸多國有林場面臨著同樣的危機,引起了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關注。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了《國有林場改革方案》和《國有林區改革指導意見》,滁州市委、市政府迅速成立改革領導小組,先后出臺6個配套方案和10多個配套文件,推進改革工作。

通過改革,滁州原市屬15個國有林場精簡整合為6個,全部為公益一類事業單位。在中央和省財政補助的基礎上,市財政又安排改革專項資金2000萬元,安排人員及機構經費1.4億元,林場職工不僅按月足額領到了工資,“五險一金”也實現了全覆蓋。同時,林場的道路、水電、通信等問題也相應得到解決。

后顧之憂解決了,深愛著這片森林的林場職工們,再次發揚艱苦創業的精神,交出了一份精神和意志的答卷。

老嘉山林場于2017年通過評審,正式命名為安徽老嘉山國家森林公園。林場通過整合資金,不斷加大投入,深挖旅游文化,提高森林旅游服務質量和內涵,把公園建設成為集康養、休閑、度假、旅游觀光于一體的森林樂園。目前,公園規劃面積5.4萬畝,分3個核心景區,東部以蒼翠優美的森林植被景觀為主,中部以風光旖旎的棲鳳湖湖光山色為主,西部以造型奇特的紅砂巖地質奇觀為主,實現了森林、文化、旅游深度融合發展。

皇甫山林場由過去依靠采伐經營為主向林下種植、養殖、深加工綜合發展轉型,確保森林資源穩步恢復和增長。如今,林場依托江淮地區保存最完整、面積最大的原始次生林景觀帶,打造了森林康養旅游產業,年旅游收入達300萬元。圍繞森林生態和產業空間布局,發展以薄殼山核桃為主的木本油料林3500畝,以麻櫟為主的生物質能源林1500畝,完成國家儲備林基地建設項目3000畝,干部職工收入穩步提升。

紅琊山林場將打造國家級科研科普示范基地、國家級麻櫟良種基地作為發展定位,成立了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重點對麻櫟、金錢柳等珍貴樹木栽培技術、培育模式進行攻關,打造了麻櫟大徑材、炭用林、菌材林、果用林等多種經營模式,各類示范林達9000畝,并建成麻櫟良種基地2000畝,在種質資源庫、種子園、母樹林、良種選育和試驗示范林建設方面走在了全國前列,為麻櫟營造林技術示范推廣提供了樣板……

我們從《安徽省國有林場中長期發展規劃(2017-2030年)》中了解到,到2030年,安徽將把國有林場打造成為全省林業生態建設的示范區、林業經濟發展的先行區、林業干部職工隊伍精神風貌的展示區。坐在劉文先家門口的小木凳上,老人憶苦思甜,感慨當前生活的幸福,對國有林場的未來充滿了希望。面對眼前的林海,老人再次感慨:“有了森林才有家,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熱詞

体彩大乐透中奖规则